时空手记

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我要到哪里去?

神秘的埃迪卡拉花园

| 暂无评论

生命自诞生以来,以单细胞的形式在海洋里生活了20多亿年,直到大约7亿年前,一些体积较大、结构相对复杂的多细胞生物出现了,这种生物的发展进化,可能是由于冰河时代后期气候的改善,也可能与全球大气含氧量的上升有关。

单细胞到多细胞

最初,一些独立的真核单细胞聚集在一起,渐渐的,它们学会了相互交流并分享食物和氧气,这种相互合作比独立生存让它们获得了更多的收益,因此,这一细胞群落发展出一套程序(遗传方案)来控制这一体系内的细胞分化,各部位的细胞渐渐有了专门的功能,多细胞生物逐渐形成了。

早期多细胞生命的躯体几乎都是柔软的,凝胶状的,它们以微生植物为食,或者互相吞食,有的依附在海底斜坡上,有的可以四处漂浮。

埃迪卡拉动物群分布

由于软体动物很容易腐烂,这一时期的化石保留下来的很少,最著名的早期多细胞动物群化石发现于澳大利亚南部的埃迪卡拉,埃迪卡拉生物群(Ediacaran biota)生活在距今约6亿年前,现在,世界各地所发现的这一时期的化石都被称为埃迪卡拉系,埃迪卡拉生物化石在五大洲均有发现。

埃迪卡拉动物化石

目前发现的30多种埃迪卡拉生物均属于低等无脊椎动物,种类包括刺胞动物门、环节动物门、节肢动物门以及一些分类不明的种类。

狄更逊水母(Dickinsonia)

著名的狄更逊水母(Dickinsonia),由斯普里格(Reg Sprigg)于1946年发现于澳大利亚南部。它的身体呈柔软的扁平的椭圆形, 身长可达一米,但厚度只有几毫米 。它有一个肋状的凸面层,并且沿着身体的中心有一个明显的山脊。关于狄更逊水母的所属分类,从地衣到环节(分段)蠕虫都有支持者,还有一种观点是将它独立归入一个新的门——Proarticulata。

金伯拉虫 (Kimberella)

金伯拉虫 (Kimberella)可能是最早的的两侧对称动物,生活在澳大利亚的埃迪卡拉和俄罗斯的白海。它的形态类似于水母,又像软体动物。尽管金伯利拉的身体看起来很简单,但它很可能已经进化出复杂的取食方法——在海床上移动捕食。

查恩盘虫(Charniodiscus)

查恩盘虫(Charniodiscus)被认为是一种软体珊瑚。它的身体中部有一个叶状物,长约20~30厘米,有从中心轴上长出许多成角度、向外排列而且间距很密的互生羽枝,每枝又细分出大约15个横向槽。它们的身体就像连在圆盘上的羽毛,靠底部的基盘附着在海底,靠滤食水中的营养物质为生。查恩盘虫可能与现生海鳃类(即海笔)有亲缘关系,但这一点并未确定。

三星盘虫(Tribrachidium)

三星盘虫(Tribrachidium),属于三叶动物亚门,以水中漂浮的微粒为食。它的身体呈现盘状三重对称结构,即身体三个部分呈镜像对称分布,顶部伸出3个触臂。三星盘虫的这种结构,目前在自然界并未发任何现存物种。

埃迪卡拉花园

在6.35亿年前到5.4亿年前的浅海中,神秘、柔软的生物怡然自得的生活着。海水中的营养物质非常丰富,加上大型捕食动物的缺乏,科学家们把埃迪卡拉纪描绘成一个平静的、田园诗般的环境。为了向圣经中的伊甸园致敬,他们把这个时期的地球称为埃迪卡拉花园。这种慢节奏的生活持续了几千万年,仿佛永远都不会结束。

埃迪卡拉大灭绝

但是,事实是在那之后的几百万年,埃迪卡拉花园的动物几乎彻底灭绝了。这次生物大规模灭绝事件的诱因,可能是因为生命的进化产生了更复杂的猎食者,它们拥有更快的移动速度和更高效的杀戮工具,埃迪卡拉纪的生物则无法适应这种变化。不过,最近也有人认为,环境事件(诸如海平面变化、氧气减少等)在埃迪卡拉纪生物的灭绝中发挥了更大的作用。

尽管埃迪卡拉纪生物群是早期多细胞动物的一次不成功的演化尝试——大部分埃迪卡拉物种都很难和现代生物建立确定的联系——它仍是生命由单细胞向复杂多细胞进化的一个里程碑。因为,生命将跨越埃迪卡拉纪末期的大灭绝,进入显生宙的新时代,揭开寒武纪大爆发的曙光。

欢迎关注时空手记

发表评论

*为必填字段!